美國名校招生“向有錢勢力低頭”?到底
引導關注商務學習
 
要想出國留學,需要預先準備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不是GPA,也不是托福,是錢。
 
如果從錢的角度看,我國高考也有類似的情況,我們管這個叫點招。江蘇現在流行叫做校董指標,或者叫選擇性計劃,說白了就是讓那些到達一定分數線的學生交錢上。
 
這些名額最開始是為學校教授和省市部分領導子女預留的指標,但部分指標還是會流向市場,點招指標正常考上的沒有任何區別,點招名額一般在5%左右。
 
點招收費從三五萬到幾十萬人民幣不等,對于這種行為,我國教育部其實是一直明令禁止的,這一現象一直以來也被大眾認為有失公平,但卻還是存在,就和公立學校老師搞家教一樣,一直有市場,法律上也一直是空白。
 
 
 
很多人說高考分數一考定終身不好,但當教育改革開始搞校長實名制推薦,立馬又會有人覺得不公平,你憑什么推薦他不推薦我。所以在這種涉及到終身大事的制度上,無論你做什么,都會有人不滿意,這也是教育部不肯輕易改變現行制度的原因。
 
美國名牌私立大學的錄取本身就沒有統一的標準,所以美國的點招其實比我們來的更猛烈。
 
資本主義國家,金錢本就凌駕于優秀之上。
 
美國名校的點招首先是點那些政府高級官員的孩子,比如克林頓和希拉里的女兒切爾西申請大學時,她申請的所有大學都給了她錄取通知,肯尼迪家族的孩子無論成績如何,永遠可以去哈佛,布什家族的孩子永遠可以到耶魯讀書。
 
其次點招的是教授和校友的子女,這也算是學校的福利,所以很多美國教授想辭職,一定要等子女在本校讀完書畢了業,再辭職或跳槽,這樣可以省掉好幾萬美元的學費。幸而像這樣錄取的學生畢竟不多,大眾對于老師的孩子上本校免費也可以理解。
 
但是校友的子女有照顧,很多人就覺得不公平了,比如哈佛每年會錄取校友子弟申請人中的1/3,也就是33%。這個比例很高,要知道哈佛總錄取率每年只有5%,而校友子弟占到了學生總數的13%。
 
 
 
哈佛的招生部門自己都承認會給校友優待,但這些校友一定是有經濟實力并且樂于給母校做貢獻的人,要么是地產大亨、石油大王,或是銀行家、律師、牙醫等等,這些捐錢的家長捐款數額少則十幾二十萬美元,多則成百上千萬美元。
 
捐完錢子女很輕松地就被錄取,然后這幫家長也可以進入學校的校資委員會,幫著籠絡更多的資源。要是普通哈佛校友子弟在申請入學時同時也申請了助學金的話,那么他們就享受不到優待。
 
那是不是有錢也肯給學校捐款就一定能上名校?
 
也沒那么容易,你要是跑到招生辦公室門口,沖里邊喊我給學校捐款,我有的是錢,你要是這么干肯定會遭人鄙視。但是通過中間人來談判,家長們的運氣會好很多。
 
這些中間人包括大學董事會成員的朋友或獨立的大學入學申請咨詢顧問,其中學校發展項目負責人是最有影響力的中間人。這個發展項目是屬于高校集資辦公室的重要項目,它針對的是有意愿為學校捐款,有錢但不是校友子弟的申請者或是那些社會名流。
 
 
 
在項目名單里的人,要么有錢要么有名,給學校帶來聲望和影響力,他本人或他的子女就會被優先錄取。發展項目的負責人是可以改變招生部門的錄取決定的。
 
早在半個世紀前,一個叫艾爾伯特戈登的年輕人申請了哈佛,小戈登高中時可謂劣跡斑斑,考試作弊,經常掛科,屢次違反校規。當時哈佛的招生部主任已經下定決心不錄取這個學渣了。
 
可是,在當年最后的一次錄取審議會上(審議會就是招生委員會成員來投票誰錄取誰不錄取,委員大多由招生部門官員和本校教師擔任)哈佛的發展項目負責人出現在委員會面前,對著全體委員說:我必須告訴你們,艾爾伯特這個年輕人一定要出現在錄取名單上。
 
后來小戈登果然被錄取。有時候審議會上,為了一個學生是否錄取,各方會爭得面紅耳赤,有時還會有人聲淚俱下。 50年后,小戈登自己承認在哈佛的歲月度日如年,每次考試都是如臨大敵,他請家教的次數比任何人都多。
 
 
 
這就不得不提到戈登他爹,老戈登,曾是一名成功的投資銀行家。 05年的時候,老戈登104歲,仍健康地活著,他一生共為哈佛捐款3000萬美元。小戈登畢業后也捐了530萬美元,小戈登的三個兄弟姐妹和小戈登的女兒以及他的四個侄子侄女也都就讀哈佛。
 
他們家族有三位成員都是學校資源委員會成員,其中兩個還是執行委員,就是核心成員。這個委員會就是負責幫學校籌款,小戈登自己都說,學校資源委員會就像一個肉類市場,你要是捐的錢不夠多,你的子女就休想進哈佛。  
 
名校寒門子弟少 在《大學潛規則》這本書里你看到太多類似的故事,什么銀行家的女兒、石油大亨的兒子、政客的孫女明明成績不是最好的,卻能進名校。
 
再給你說一個官二代,當年和小布什競爭總統寶座的戈爾副總統,他的四個子女都上的哈佛,三個女兒都很優秀,但他的這個小兒子上八年級的時候就吸大麻被學校停學,轉到其他學校,12年級又因為超速駕駛再次被學校處罰,就這樣還是進了哈佛。
 
哈佛校方以為這小兒子已經過了調皮搗蛋的年齡,可是事與愿違,入學第二年就又因酒后駕車和吸大麻再次被處罰。05年畢業時,這小兒子的名字甚至都沒出現在畢業典禮的名冊上。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校長羅伯特博金諾曾經對一所常青藤大學做過統計,這個學校名字他不愿透露,說這所名校沒有任何背景的學生的錄取名額僅占全部學生的不到40%,而且這些名校還會少報因校友關系入學的學生人數,比如校友的孫子輩不計入校友子女。
 
有些招生部門有時為了錄取一名不合格的發展項目學生,不得不同時錄取這個學生班上更優秀的幾個學生,以此來掩人耳目,不招致其他家長和學生的憤怒。
 
對于這種早已有之的不公平現象,美國民眾包括高校內部一直有抗議的聲音,美國高校自身不斷地改革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了這種博弈。
 
著名的杜克大學曾用招生名額做交易,籌集到大量資金。可能是太囂張了,當精神病學家布洛迪接任杜克大學校長職務時,不再對捐贈人阿諛奉承。
 
 
?
當他聽說前任校長把招生當集資工具極為震驚,決心要讓成績成為招生的唯一標準,但不久這位校長就被取而代之。
 
這就是理想和現實的差距,也是資本重量的體現,對于這種潛規則,大多數人都沒有能力抵抗,只能選擇接受、順從、隨波逐流。
 

該文章地址為:http://sh-yuchaomy.com/a/usa/sqzn/261236.html

快速評估

我要去 我要辦

備注

驗證碼看不清?點擊更換看不清?